新闻资讯

行业资讯

 

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

2016-01-19

国家环境保护标准《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》(GB18918—2002)正在修订并广泛征求意见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业内对已发布的《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(征求意见稿)》(以下简称“征求意见稿”)还存在不少争议,包括:细化指标制定是否合理、标准修订应该体现什么战略和发展趋势、现有技术能否确保污水处理厂稳定达标等。
对此,原中国环科院副院长夏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讨论上述问题时,首先应区分城镇污水处理厂出水、地表水、回用水的不同概念;在标准制修订中,则着重标准底线的划定,同时应关注出水去向,依据不同功能进行处理。
近年来,业界往往将回用水、污水处理厂出水、地表水联系在一起。有观点认为,污水处理厂出水应和地面水标准Ⅳ类接轨,以便保证地面水达标。对此,夏青认为,这种观点的出发点无可指责,但立论和导向却是不可取的。
他表示,应将不同性质的水“归位”:比如污水处理厂出水即使主要指标达到地表水标准,仍然只能称为再生水、新生水,而不是地表水。“因为处理厂出水的溶解氧和地表水往往有较大差异,这是核心指标。”
“特别排放限值现在也成为一个很容易被滥用的概念,现在主要指标全面与地表水质量标准接轨。我认为不是很合理的导向。一级A原来是回用水标准,现在也作为排放标准,概念也比较混乱。”夏青说,一级B是污水处理厂排放水标准,二级标准是原来全国最低线执法标准。修订标准应首先关心中国污水处理的导向,针对削减最大量污染物确定底线。”
“提高排放标准没问题,但是不需要把它和地表水标准联系在一起。”夏青认为,全国的排放标准是环保部门执法的依据,是最低要求。除此之外还有地方标准,应该分地区、分需求对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作出规定。“一定要看污水处理厂最终目的,出水干什么?认真分析处理目标,然后再讨论达到目标要求的技术可行性方案,还必须分析投资经济适用性,寻求最优方案。”
他解释说,国家层面的排放标准可以“一刀切”,但是要适用全国的话就要有技术上的基本战略。例如我们基本推行全国做一级沉淀?还是二级生化处理?还是膜处理工艺?要依据投资效益分析做决策,要注重可行性、必要性、可持续性。美国40年前就有最佳实用与可行技术之说,如某企业有一种技术很成熟,则列入最佳实用,强制全国都采用这种技术。
除了区分不同水体、重新衡量标准底线外,技术门槛也是标准修订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寻找稳定达标、经济可行的技术是标准加严面临的难题。夏青直言:现在我国还没有可以持续稳定达到《征求意见稿》的特别排放限值和一级A标准的技术。
对此,北控水务集团技术总监贾立敏表示,依照现有的技术研发能力,污水处理都可以达标排放,但这并不代表技术在工程上可以实施。“技术储备包括现有技术和新研发技术,在投资和运营成本能接受情况下,才算是可行的技术储备。如果仅停留在研发阶段,运营成本和市场化都难以接受,这样的技术还不能算作可行的技术储备。”
记者了解到,水处理技术追求的不是越新越好,而是越稳定运行越好。现在提标已经到了非常严格的程度,单一的核心技术很难解决处理问题,需要不同技术系统的集成。这些技术很可能不是新技术,但是组合在一起可以有所创新。
同时,一些细化指标加严是否会促进单一技术发展,成为业内关注的问题。“SS(悬浮物)定为5mg/L实在是太高了,在我们这里的污水处理厂即使用国外的先进技术,出水才能达到7mg/L。如果一定要达到《征求意见稿》的细化指标,只有上MBR(膜生物反应器)。”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。
据了解,膜技术主要由膜分离组件及生物反应器两部分组成。由于具有出水优质稳定、受占地约束小等特点,广泛应用于污水处理和再生水回用领域。在“水十条”对海水淡化、再生水回用等提出要求后,业内认为会促进膜技术的广泛应用。
实际上,一直有业内人士预测,随着标准中COD、SS等排放限值的加严,会让MBR等工艺得到较快发展。
对此,夏青表示,技术本身是中性的。膜技术的发展,可以在水的回用上起到良好作用。“如果污水处理厂能够成为再生水厂、再生能源厂、再生肥料厂,将真正实现污染物的削减。”不过,他同时也提醒说,要避免滥用技术。任何技术的都有其适用条件,需要针对每个污水处理厂的出水去向,提供可行性方案,并选择经济可行的技术。“千万不要忘记绿色、低碳、循环。”